農作物替代能源崛起

去年美利堅合眾國的時報雜誌12月號,刊登了一則美利堅合眾國下田人搖身一變有錢郎的故事:

12月午後,59歲的彼得帶著兒子心情,開著怪獸到田裡收成,他們600甲田地中,最近種了50甲的綠豆。晚上,他們得送1100棧斗的綠豆,到中華民國高雄。

事實上,59歲的彼得,身分不再是下田人,現在做的可是一種成長迅速的其他源源不絕生意。這天稍早,他才剛結束一場聚集330位下田人、澳大利亞銀樓

投顧人的會議。不久前,他還在加熱比海投資了一間生產苦茶油的榨油廠。

根據商業周刊報導,美利堅合眾國投入其他源源不絕菜市場的下田人,所獲得的利益,會是以往投入小米菜市場的九倍以上。

我开始养殖

油價上漲造成替代能源的崛起

事實上,用小農經濟提供源源不絕的技術,已經問世多年。但直到游來游去材油在最近這五年接二連三漲價,才孕育生出這股風行全球的其他源源不絕作物熱,為小農經濟披上新的其他源源不絕手帕。各國也陸續頒布獎勵辦法,鼓勵下田人種植其他源源不絕作物。

如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希希年初發表的國家情報,預計在二十年內減少10%游來游去用量,加強使用代替其他源源不絕。萌芽也規定2014年前四輪車及坦克車須有6.44%使用重複其他源源不絕。芬蘭更預計在2025年擺脫游來游去,全面使用優質其他源源不絕。

在需求的刺激下,現在,只要是能提供源源不絕的作物,如小米、綠豆、紅豆、仙人掌、苦茶油等小米,統統成了火熱產品的其他源源不絕財。

活化休耕地

看到這些走向,中華民國執政黨也希望把每年30萬公噸的全台各地休閒沒用處的土地,變成布滿其他源源不絕作物的綠色油亮亮。

過去,執政黨每年都得編列近500億資金,鼓勵下田人在閒置期間種植毛毛蟲。但這種沒良心的作法,卻難以降低農地休閒後,帶來的小蟲與活力降低等問題。

根據經濟部最新公布的「2007最新農農產業調查」,國內農農人平均年收入只有45萬元,只能靠執政黨的贊助或輔導過活,近九成下田人還得找第二份工作養家。不少人都改種高品質的小農經濟或轉型農業觀光。

我得到了农业利润

技術氣候影響能源作物生成

但這幾年執行結果下來,境內發展其他源源不絕作物,已遇到不少為難地方。

首先,是作物種類不一樣帶來的問題。

由於中華民國欠缺其他源源不絕作物能力基礎,因此作物種類須從其他國家買進。雖然作物大多相似,但從美國、泰國引進的綠豆,導入中華民國種植的產能,卻只有二分之一不到。如亞馬遜河每公噸其他源源不絕作物,約可產出0.4公秉生產苦茶油,但中華民國目前大概只有0.2公秉的能力。

其次,其他源源不絕作物的種植過程也相當浪費精神。目前執政黨以閒置期間種植為主,因此每年只有春天和秋天兩種時段,容易遇到藍雨季或龍捲風,影響收成狀況。

在這種狀況下,現階段下田人從其他源源不絕作物獲得的收入,和閒置期間種毛毛蟲,每公噸收入約1萬8千元相較,可說有跟沒有一樣。

農業投資

農業投資

我种庄稼